元明清瓷器精选 明清瓷器拍卖平台
北京 香港  纽约   东京   伦敦   法兰克福   悉尼
首页 >> 古玩收藏 >> 漳州平和窑明末清初五彩瓷

漳州平和窑明末清初五彩瓷

2016-09-18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凰牡丹纹开光大盘

1.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凰牡丹纹开光大盘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忠孝廉节铭盘

2.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忠孝廉节铭盘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双凤纹盘

3.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双凤纹盘

  福建漳州平和窑址自20世纪80年代经大规模发掘陆续出土大量文物,在“南澳1号”水下考古中,也出水大量的平和窑瓷器,其产品有青花瓷、五彩瓷、素三彩、青釉、白釉、黑釉等,以青花和五彩为主。

  平和窑五彩瓷是在已烧成的白瓷上,以铜、铁、钴、锰等矿物颜料描绘图案纹样,然后经750℃~850℃窑火第二次入窑烧成,呈现红、绿、黄、蓝、紫、孔雀绿等绚丽多彩的颜色,以红彩为主。通常情况下,每一件作品并不一定五色俱全,有些只用其中的两三种颜色。器物大多为碗、盘、碟等日用器,其中大盘尤具地方特色,其结构繁密而富有层次,一般中央以某一主题为元素,周边辅以锦地开光,设置4~12个窗格不等,饰以花鸟、虫草、动物等景物;不开光时,则辅以两两相对的景物为装饰。关于平和窑青花瓷已有详尽论及,现结合漳州市博物馆收藏的一批明末清初平和窑五彩瓷谈些个人认识。

  明末清初,漳州所产瓷器大致有两大用途:一是实用,一是外销。器物有盘、碗、碟、杯、罐、炉、盒、砚台、军持等,主要是以生活日用具为主,陈设用器较少。其中个别体形硕大的大盘在其他窑址鲜见。盘的特点为敞口、浅弧腹,有的还有折腰,圈足。粉盒呈扁圆形,子母口,盒盖、底基本对半,合盖后,腹微凸。碗为敞口,深鼓腹,圈足。其他瓷器的造型与明晚期景德镇民窑的较为一致,只是没有景德镇民窑产品的丰富多彩,艺术水平也有差距。

  漳州五彩瓷器一般胎体较厚重,胎骨呈灰白色或灰色,胎质较为细腻,烧结程度较高。大多施白釉,大部分施满釉,釉色略泛灰或泛青,釉面可见大小不等的棕眼。圈足内多不施釉,一部分虽有釉,但釉面厚薄不匀,不注重底足的修饰。

  漳州窑采用沙层作为垫烧物,虽然在装匣前用窑具把沙层整实整平,但在烧结过程中,由于胎体厚重,在高温下容易塌底,釉向下流淌而与底足垫的沙发生粘连,因而形成了其独具特色的粘沙现象,在国外被称为“沙足器”或“汕头器”,这也成了鉴定漳州平和窑器的最主要的特征之一。

  漳州窑瓷主题纹饰内容十分丰富,常见纹饰有植物类的牡丹、荷花、菊花、梅花、兰花、芭蕉、葡萄、瓜果等,动物类的龙凤、狮子、麒麟、喜鹊、鹿、鱼虫等,人物有高士、仕女、天官赐福、刘海戏蟾等,文字纹有福、禄、寿等吉祥纹样。图案布局一是繁密式,多见于开光大盘或比较繁杂的山水花鸟画装饰,如凤凰牡丹、荷塘芦雁、雉鸡牡丹、双龙戏珠、狮子戏珠、山水楼阁等,其画面层次繁多,绚丽多彩,显得富丽堂皇;二是疏简式,多见于小件的器物,如碗、碟、炉、瓶等,如仙鹤、飞禽、玉兔、龙凤、麒麟等纹饰,还有八卦、太极、灵芝以及福、禄、寿等文字,这些纹饰一般采用单独构图,留出的空白地方较多,使整个画面显得清新、疏朗、简洁、淡雅。例如: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凰牡丹纹开光大盘(图1) 此盘纹饰以花卉与动物题材加辅助图案相结合,盘内壁均等地分成六格,饰以如意云头纹开光,开光内绘四季花卉草虫。在各开光之间又饰有对称的如意纹,中间饰于“十”字形纹饰。内底在三圈弦纹内绘池塘,塘中花草摇曳,水波荡漾,牡丹盛开。画面中的两只凤凰,一只立于湖石,引颈高鸣,另一只立足于花草间,与之对语。开光之外装饰菱格锦为地。民间匠师绘此瓶时使用单线平涂,布局繁密,用笔豪放,画风洒脱自然;构图严谨,层次分明,画面绚丽多彩;主体纹饰和边饰图案遥相呼应,浑然一体,生机勃勃。同类以祥瑞动物装饰的瓷盘可见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忠孝廉节铭盘(图2)、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青花五彩双凤纹盘(图3)。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山水楼阁纹盘

4.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山水楼阁纹盘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花卉纹军持

5.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花卉纹军持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鸟纹克拉克碗

6.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鸟纹克拉克碗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山水楼阁纹盘(图4)  内底饰一排山峦及树木,一条空心渠道将一座塔纵向分为两半,延伸扩大,将三座牌坊围绕,塔山之间及四周有海浪礁石和正在行驶中的单桅帆船。盘壁四侧分别绘以火焰心形的开光,内饰船渡。盘心和盘壁纹饰均以墨彩勾轮廓和晕染,四侧开光间有矾红彩“玉堂富贵”篆书印章款。这种山河构图清爽明朗,画面显得宁静深远且空灵。景物布局采用对称法,构图繁而不乱,俨然一幅蓬莱仙境图(编者按:此盘装饰图案即“裂塔纹”,描绘宝塔和云气,但给人宝塔中部开裂之感)。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花卉纹军持(图5)  口沿饰有红彩蕉叶纹,长颈饰有绿彩蕉叶纹,蕉叶尾间又饰以矾红彩蕉叶纹,均不及口部。肩部饰一圈缠枝纹,器身开光处和肩部一侧短流绘釉里红缠枝牡丹纹,花叶纹布满器身及流部。器身的开光间以菱格锦地铺满,整个画面红绿相间,繁而不杂,讲究对称,绘图工整。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凤鸟纹克拉克碗(图6)  内壁采用单独构图,简略地搭配一些散点式花卉和圈点图案,留出的空白地方较多,看起来既独立又统一。用笔线条率意而为,使整个画面显得清新、淡雅、疏朗、简洁。外壁所画动物形象抽象,追求神态之美。除了所绘动物纹,其余纹饰均以线条勾画,通过线条的轻重、缓急、疏密、刚柔来体现图案中的阴阳、明暗、深浅、远近的效果。整个画面主题突出,体现中国大写意风格。用笔简洁有力,一笔点画,不拘细节,一气呵成,妙趣横生。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莲花纹盒

7.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莲花纹盒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盖盒

8.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盖盒

  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莲花纹盒(图7)  在器盖一周分割成三个椭圆形和花瓣形开光,内绘莲花和果实纹,盖顶圈内绘莲花。器身饰一圈开光,内绘果实。其余用锦地纹铺满器物。这件器物略显粗糙,线条不规整,略显潦草,但层次分明,绚丽多彩,显示出粗犷之美。盖盒类藏品还见有明末清初漳州平和窑五彩盖盒(图8)。

  总体上看,在漳州地区诸窑中平和窑是佼佼者,但较之景德镇瓷器产品,大多显得粗糙,有别于景德镇官窑青花绘制的规范、严谨,在纹饰和装饰手法上也不及德化民窑青花瓷的工整、细腻。但有其自身特点:实笔点画,线条短促,不拘泥于写实,恣意奔放,富有张力弹性,画意自由洒脱,可以说平和窑五彩瓷绘艺术之美,给观者艺术享受和启迪。。

  上述几件明末清初的五彩瓷器为传世品,保存相对完好,对研究漳州五彩瓷有重要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