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明清瓷器精选 明清瓷器拍卖平台
北京 香港  纽约   东京   伦敦   法兰克福   悉尼
首页 >> 聚焦新闻 >> 日本关西茶道家族藏宋元明清花器

日本关西茶道家族藏宋元明清花器

2016-11-04

  

  此次北京保利2016年秋季拍卖,有幸甄选日本重要藏家旧藏五件名窑花器,组织名曰“三叠·五缾—东瀛清赏宋元明清花器”专场。

  叠 是一种艺术的时间,为中国古曲演奏之法,指某一乐段反复再三以成变奏。如名曲《阳关三叠》,在一个曲调的基础上变幻反复,增易歌词,铺陈出深情咏叹之调。叠,是一种艺术的空间,为日本一张榻榻米的大小,约180cm*90cm,睡一个中等身量的人。“四叠半”为一个标准和式茶室的面积。可再缩至“三叠”,则谢客独酌,一茶炉,一茶碗,壁龛内墙悬一画,榻置一瓶,瓶入一花。足矣。

  本场五瓶花器,分属中华宋元明清四朝,或于宋元时期“古渡”于扶桑,或于晚清民国时期“新渡”于东瀛。以中国王朝的时间进入日本茶室的空间,在精致而简素的异域赏玩方式中又增益了她们的美感与文化内涵,在不断变调和重奏中令人神动。五瓶中又以“三器”构成“三叠”之主调:观北宋磁州窑菊花瓶,如醉卧白马西风之燕赵驿站;观南宋龙泉摩羯瓶,如禅定杏花春雨之江南高阁;拜乾隆青花宝莲壶,如赐座于大内重华宫乾隆茶宴。三叠,五瓶,循环往复。回甘,绕梁,曲尽,忘情。

  据金立言先生为本场撰写之《从中国陶瓷看日本文化》一文中,有论;日本现今的中国陶瓷中,有八件是指定“国宝”,数十件“重要文化财”,而“重要美术品”都是1950年以前认定的,数量较多,查阅五十年代出版的河出书房版《世界陶磁全集》可知,共有 历代陶瓷180项作为“重要美术品”登录在案。其中,汉唐26件、宋瓷78件、明清76件,一组或成对的作品算作一项加以计算。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出现于艺术品市场的建窑油滴茶碗、吉州窑剪纸贴花凤纹瓶这两件宋瓷精品皆在其中,前两年回流至南京藏家处的道光慎德堂款粉彩鹦鹉纹梅瓶也是一例,热烈的市场反响令不少藏家对“重要美术品”一词深刻印象。当然,本专场中的磁州窑白地黑花梅瓶在昭和十七年(1942)已经作为“重要美术品”登录在册,当时是著名藏家长尾钦弥所创立的长尾美术馆之镇馆之宝。创办美术馆的长尾夫妇极具传奇色彩,长尾钦弥生于商人家庭,富于探索精神,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开发保健药品“若素”,畅销全国而迅速致富,与妻子一道在东京一等住宅地世田谷区营造大宅,并广收艺术品,1940年前后在镰仓山的扇湖山庄创设长尾美术馆。美术馆的收藏相当丰富,包括今天指定为“重要文化财”的一代剑侠宫本武藏的绘画真迹。夫妇对中国古陶瓷的热衷更是内外驰名,查阅二战后五十年代出版的河出书房版《世界陶磁全集》可知,长尾钦弥名下所有的重要文化财及重要美术品宋元明清陶瓷共有十余件,包括上述本专场中的白地黑花带盖梅瓶,称之为收藏巨擘当之无愧。

  

南宋 砧青瓷双凤耳瓶“万声” 和泉市久保惣美术馆

  在日本,“砧青瓷”指高质量的南宋粉青“薄胎厚釉”青瓷,正如本专场中的鱼龙耳瓶所示,色泽青绿悦目,釉光温润如玉。类似造型的双耳瓶(图1)现藏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也正是“砧青瓷”的语源来历。静嘉堂藏瓶据传为茶师千利休(1522-1591)所有,通身开片,不仅沁色严重,破损处更打上了锔钉。据江户时期的文献《槐记》记载:“利休所持砧青瓷花瓶,一面破损甚,锔钉修理之。利休爱物之士,然施锔钉非易事,修补之处遂成“景色”,因其有璺,利休谓之“砧”,盖思其声也。”上文记载了一代茶师亲手修理瓷器,并不嫌弃瑕疵,反而将修理后的痕迹当作茶器的“景色”加以欣赏的一段艺林轶事,饶有趣味。其实,传世的两件最为著名之龙泉窑双凤耳瓶各有“万声”图2及“千声”的命名,即源自江户时代后西天皇(在位1655-1663)的诗句“擣月千声又万声”,现分别收藏在日本的两家机构,一件是国宝,一件是重要文化财,广为人知。“砧”的原意即“擣练具也”,明代的《三才图会》有“砧杵”的记载并有附图,其造型即瓷器中的“纸槌瓶”。著名陶瓷学者西田宏子指出,遍查“茶会记”的相关记录,大约从室町时代的永禄年间(1558-1570)开始,“砧”一词的使用频度增加,不仅形容造型,之后也逐渐用来形容其独特的粉青釉色,彰显了上流阶层对南宋龙泉青瓷的喜爱。时光推移,清朝灭亡后宫廷珍宝散落民间,清末民国的琉璃厂生意兴隆,山中商会买下恭王府的所有库存,中国艺术走向世界视野。此时期日本古美术商接踵而来,搜求龙泉美器,茧山松太郎因求得鬲式炉名品而将店铺字号改为“茧山龙泉堂”的故事广为人知。时至今日,在陶瓷鉴赏及研究领域,有几个国际通用的词汇其实来自日文发音,如“砧”(KINUTA),“飞青瓷”(TOBI-SEIJI)等,各类图录中经常出现。简短的词汇蕴含了厚重的文化,皆可了解日本对龙泉青瓷的鉴赏历史。

南宋 砧青瓷双凤耳瓶“万声” 和泉市久保惣美术馆日本国宝)

  相比明瓷,清代官窑,尤其是青花和彩瓷在日本的收藏比较薄弱,而作为花器的立件单色釉多有流传。究其背景,青花及彩瓷纹饰太过繁缛华美,不仅和日本传统所追求的“清静和寂”相去甚远,插花又有喧宾夺主之嫌。但是近代“鉴赏陶瓷”兴起之后,独具慧眼的知音随之出现,其中最重要人物首推三菱财阀第四代社长岩崎小弥太。据静嘉堂文库美术馆的长谷川祥子研究,在硕学奥田诚一的指导协助之下,岩崎在昭和初期的1930年代开始以陶瓷史的视点系统购藏作品,成为壶中居等专营“鉴赏陶瓷”名店的重要客户。其中,雍正粉彩过枝花蝶纹大盘在昭和四年(1929)以2500元的高价购自壶中居,与当时最受追捧的唐三彩名品价格不相上下,可见一斑。静嘉堂的清瓷藏品几乎涵盖了康雍干盛世至嘉道年间各品种的官窑优品,一部分带有讲究的宫廷包装,源自民国藏家沈吉甫等藏界巨擘。乾隆官窑名品中,青花缠枝莲纹兽钮盖壶更可与东京国立博物馆之同类品配成一对,或为经由山中商会同时流入日本之物,珠联璧合,极为难得。无独有偶,本专场所呈现的乾隆青花缠枝花卉纹双象耳扁壶与上述静嘉堂之物有异曲同工之妙,桐木盒子留有上墨书题签,也是近百年流传日本的乾隆官窑立件陈设大器,遍查现今公私收藏,此器造型纹饰堪称孤品,弥足珍贵。

  

南宋 龙泉窑梅子青摩羯耳盘口瓶 H31.5cm 估价:RMB 6,000,000-9,000,000

  备注:

  1.日本关西重要茶道家族收藏

  2.传为Lord Matsudaira Fumai松平治乡(1751-1818)旧藏,为日本出云县松江藩的大名,亦是日本历史上著名茶道大师,按茶斋号称为“不昧斋”3.传于江户时代(1603-1867)购自日本古董商“伏见屋”(Fushimiya)

  【南宋 龙泉窑梅子青摩羯耳盘口瓶】

  此瓶为日本著名茶道家族旧藏,体型硕大,高达31.5公分,通体施梅子青釉,其塑摩羯耳造型于同类中极为罕有,品相完好。其耳部以摩羯装饰,其摩羯原又称为鱼龙。摩羯为佛教中的一种神鱼,龙首鱼身,大藏经《一切经音义》卷四十云:“摩羯者,梵语也。海中大鱼,吞噬一切。”有吉祥、辟邪之寓;由此可见,印度的摩羯与中国的龙、凤、麒麟一样均属凭想象集中数种动物为一体的纹饰。这种纹饰大约出现于公元三世纪中叶,公元四世纪传入中国。《洛阳迦蓝记》记载有如来作摩羯大鱼,从河而出,十二年以肉济人处,起塔为记,故以摩羯为饰表达了人们希望借此得到佛祖的恩惠和保护。南宋时期,龙泉窑的制瓷匠师创烧出精美绝伦的粉青釉与梅子青釉瓷器,而被南宋政府关注,其产品大量进入皇宫,成为宫廷御用之物。

  本品传为Lord Matsudaira Fumai(1751-1818)松平治乡旧藏,于江户时代购自日本古董商“伏见屋”;松平治乡为日本出云县松江藩的大名,亦是日本历史上著名茶道大师,按茶斋号称为“不昧斋”。

  左图为本件拍品

  右图为与本品出自同一藏家旧藏之“南宋 龙泉窑摩羯耳盘口瓶”(口部修复)

  售于纽约佳士得,2008.03.19,lot561 成交价2,280,000美元

宋 磁州窑白地黑花菊纹带盖梅瓶 H 49cm 估价:RMB 5,500,000-8,500,000

  本品于昭和十七年(公历1942)被认定为日本“重要美术品”

  备注:

  1.马越 恭平旧藏   大正元年(1912)-昭和初期(昭和8年) 2.森川家旧藏(森川 勇)  昭和初期-昭和中期

  3.长尾美术馆旧藏(长尾钦弥) 昭和中期-昭和末期 4.茧山龙泉堂旧藏

  【宋 磁州窑白釉地黑花唐草纹带盖梅瓶】

  被日本定为国家“重要美术品”,为目前仅见之带原盖之宋代梅瓶大件,为知名古董商茧山龙泉堂旧藏,并经过多次出版著录;本品曾出版于《龙泉集芳》(第一集),茧山龙泉堂出版,页216,图版654;《宋元之美术》,大阪市立美术馆编,图版23。本品亦为长尾美术馆旧藏,其美术馆是1940年前后,实业家长尾钦弥夫妇在镰仓山的扇湖山庄所创设。长尾夫妇对中国古陶瓷的热衷更是内外驰名,二战后五十年代出版的河出书房版《世界陶磁全集》可知,长尾钦弥名下所有的重要文化材及重要美术品宋元明清陶瓷多达十余件,蔚然可观。

  

清乾隆 青花莲花宝相花双象耳壶 “大清乾隆年制”款 H 41.5cm 估价:RMB 3,800,000-5,800,000

  备注:日本关西重要茶道家族收藏

  【清乾隆 青花莲花宝相花双象耳壶】

  造型敦实古雅,造型摹自青铜方壶,以象首为耳,为乾隆御瓷独有之装饰。口沿饰仿古类蝉形纹一周,腹部则饰以极为罕见的缠枝莲花加宝相花装饰,线条繁密清晰,为乾隆御瓷中少见之器。几件皆首次于市场露面,同出自日本重要茶道家族,品级不凡。

金-元 黑釉酱彩撇口瓶 H 25.5cm 估价:RMB 500,000-700,000

  备注:长尾美术馆旧藏(长尾钦弥),第185号。

  【金-元 黑釉酱彩撇口瓶】

  黑釉撇口瓶,长颈溜肩,高圈足沈稳敦厚。通身施釉,黑釉及紫金釉相互交融,釉光亮丽,两色釉交融壹体,观之好似雾水氤氲,浑然天成。器身了无纹饰,不致喧宾夺主,作为茶室中的插花名器流传于世,同时极具当代艺术气息。

  

明万历 青花缠枝宝相花瓜棱式甘露瓶 “大明万历年制”款 H 27cm 估价:RMB2,000,000-3,000,000

  备注:1.日本藏家旧藏; 2.茧山龙泉堂旧藏

  【明万历 青花缠枝宝相花瓜棱式甘露瓶】

  万历官窑御製青花甘露瓶,四瓣瓜棱形,颈部一周隆起竹节状装饰,俊秀挺拔。口沿绘海水纹,正中绘缠枝莲纹,枝蔓舒卷缠绕,清新雅致。整件作品青花发色明快悦目,釉光亮丽宜人,胎质坚致缜密,“大明万历年制”六字款环状一周排列于器足内壁,非常罕见。此瓶出自万历御窑,反映了明代宫廷的宗教文化,且不见同时期类似作品流传于世,弥足珍贵。早年流失海外,著录于日本古董界百年老店茧山龙泉堂出版的《龙泉集芳》,流传有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