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明清瓷器精选 明清瓷器拍卖平台
北京 香港  纽约   东京   伦敦   法兰克福   悉尼
首页 >> 拍卖资讯 >> 触手可及 艺术市场迎来“互联网+”时代

触手可及 艺术市场迎来“互联网+”时代

2015-11-05

  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在微拍中卖得很火,一些人通过众筹平台以小资金进入了“高大上”的艺术收藏行列,一些新“互联网+艺术品”交易平台频频获得风投的青睐——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偏冷趋势的当下,“互联网+艺术品”的蓬勃兴起为艺术品市场带来许多亮色。

  “互联网+艺术品”,其兴起带来哪些新气象?

  近年来,艺术品电子商务市场悄然发力,一些重要的电子商务巨头纷纷高调宣布进入艺术品电子商务领域,对一年数千亿人民币的艺术市场垂涎欲滴。各大拍卖行、画廊和美术馆等传统力量在新形势下频频求变以适应市场变化,而更大的亮点,则是以艺术电商、微拍、微商等为代表的新兴市场蓬勃发展。而新兴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每个市场的参与者都极尽所能地向微信、微博、其他客户端等潜在用户的终端渗透。

  淘宝拍卖介入艺术已有几年了,在阿里巴巴营销事业部总经理卢维兴看来,传统艺术品交易遵循着“艺术创造-流通-收藏”模式,而“互联网+”的引入,在艺术品保持自身的专业优势基础上,也为传统模式带来多方面的新气象。

  艺术品在展示方式上有了新改变。以前,展品多在画廊、艺术馆、博物馆展出,现在也有在大型商场或其他一些高端场所展览,而在互联网时代,特别在数据时代,任何一个终端,包括电脑、手机、商场、机场,任何地方都可以进入展览,现在的3D成像技术也日趋成熟,一个二维码就可能把许多的展览都放在一起。

  艺术品评论和定价发生改变。传统艺术品的定价要么是专家,要么是画廊,要么是拍卖行。在一段时间网络拍卖以后,发现最后定价不只是这些人,更为重要的还有买家,他们的出价决定这个商品应该是什么价格。从未来看,大众一起定价整合的趋势才是更重要的,可能到最后变成人人都是评论家,大众参与,当然权重不会一样而已。

  艺术创作环节上带来颠覆性再造。美国有一家艺术品委托定制网站,名为EveryArt,众多签约艺术家把自己的样品放在网上。用户购买他感兴趣的艺术家的创作时间,跟他互动,双方交流以后,艺术家根据互动结果进行创作,最后藏家把艺术家创造出来的产品拿回收藏。这几乎完全颠覆此前一个艺术家根据自己的想法创作出来的东西,放到一级或者二级市场流通,最后藏家根据自己的需要把作品买回去。收藏已经不是最后一个环节了,变为第一个环节,可能是收藏决定了创作,而不是收藏只是艺术创作的一个购买行为。

  收藏方式的改变,其实在非艺术领域,早已经实现:按需定制,柔性化生产,倒推产业链的改造升级。在一些现代艺术展上,艺术家拿着手机或触屏电脑直接在现场跟藏家,跟参观的专业观众一起互动,现场创作,当场成交。在线的互动创作,也可能会比仅仅单向的创作更有价值,或者更能激发收藏市场的发展。

  在资本的推动下,中国艺术电商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艺术上的起步甚至超越了全球同行。据多家权威机构统计,截至目前,中国在线电商、艺术众筹、手机端的艺术品累计销售额均为全球第一。在新兴的艺术市场中,一些艺术机构如Hihey、艺客、艺点儿等抓住先机,获得了上亿元的融资。

  与此相对应,在艺术市场电商化的趋势下,人人都可以成为收藏家。于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对于艺术品在线购买与竞拍是欣然接受。丰富多样的艺术品类及超值的售价,加上在线竞拍自身的趣味体验,吸引了众多艺术爱好者与资深藏家参与其中。这种完全市场化的运作方式,使得艺术家与艺术藏家、艺术爱好者同时获益,这对艺术市场的健康发展更有着积极影响。

“互联网+艺术品”,可以发生哪些化学反应?

  上半年的艺术市场表现出的宏观经济调整和艺术品市场自身周期性叠加带来的低谷效应,还有新兴力量的挑战,传统的艺术机构,应该如何应对?

  传统艺术机构应当坚持原有的专业优势,同时要有开放的心态,利用好互联网的工具与平台,触及更多的新用户,将其培养为未来的新增vip用户。在卢维兴看来,转型路径应当多选择靠谱的互联网平台合作,借助外力,注重合作,而其中转型中较难的是整体思维和心态上的调整。

  6月28日“艺易拍”上线以来,其客户端在苹果和安卓系统下载量已经两万多,“更为可喜的是,仅仅四个月,我们完成了近百场网上拍卖,成交量达四千万元人民币。”杭州留青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杨飚说。“前些时间,我们也做微信微拍群,数个微拍群同时几百人在线竞拍,但由于参拍人数受限、私下交易、用户安全、缺乏监管等弊端,我们便自己开发出‘艺易拍’APP手机在线交易平台,同时进行多场专场拍卖,并开辟有自由拍卖大厅,让藏家随时随地进行自由拍卖。”

  当然,杨飚比纯粹的互联网公司有个巨大的优势,就是他拥有一个留青艺术馆。网拍之前,实物就展示在馆内,如有需要便可现场观摩欣赏。“网上拍品出乎许多人意外的是,我们以中高端为主,一些名家拍品甚至以接近百万的价格成交。专场拍品涵盖古代、晚清民国、近现代和当代书画,篆刻作品,精品印石、翡翠珠宝、玉石、文房杂件、南红、木雕、欧洲古董精品等多个门类。”完善的保证金和实名机制,艺术顾问保真以及专属的物流系统,和七天无理由退货的服务,也让其网上拍卖赢得良好的口碑。

  每一件艺术品都是非标产品,而精准的客户寻找成本导致市场难做,缺乏明确的定价体系难以控制商品,而需求的碎片化导致难以找到有效的营运手段。卢维兴说,“互联网与艺术品进行融合,可以发生化学反应的点很多。拍卖行的优势在于专业,在于足够的了解行业与市场,能把握艺术品当前的市场热度+市场价值,而网络平台的优势在于拥有大量的用户和过硬的技术产品力量。从‘互联网+’的角度看,个性化的搜索引擎,给非标艺术品带来合理化推荐;线上线下打通,实现精准客流引导;通过行业大数据,解决商品定价和评价体机制;通过大规模的定制营销,多维度数据采集,来适应碎片需求问题。淘宝网旗下的网络拍卖平台从来都是秉持做平台的定位,帮助合作伙伴搭建良好的商业生态,帮助合作伙伴赚钱,在艺术领域也是一样一切以双方融合,优势互补为大方向,寻求双方更好地融合,促进双方共同发展。”

  “互联网+艺术品”发展还需拭目以待

  似乎人人在都谈“互联网+”,谈在互联网的大浪潮下,艺术品机构要如何快速抓住时机,利用互联网思维重塑行业,实现转型升级。然而如何培养和改变收藏家们的消费习惯和方式,如何将线上平台的体验更大程度接近实体平台,以及保证售后服务,更是不容忽视的问题。毕竟要让人们像网购衣服家居一样频繁和方便地网购艺术品,就目前来看,还需要拭目以待。

  互联网上的搏杀异常惨烈,许多我们熟悉的艺术电商在短时间就限于苦苦挣扎甚至销声匿迹,而多家获得融资的艺术电商也未能在市场上有所作为,而更多的艺术是走向“资源聚合—搭建平台—吸引风投—卖掉套现”的“短平快”创业模式。浙江盛世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边佳勋认为,转入艺术品互联网的拍卖,对业内许多人许多公司来说,都是形势逼迫,并非真正有互联网的认识,而互联网的本质在于独立与自由。应用互联网的人,大都认为可以低成本运作,这其实是完全错误的认识,低成本对买家而言,对经营者要有失败的准备。

  做艺术品互联网销售,产品线、客户群经营工具会发生根本性改变,艺术机构有否做好准备?边佳勋问道,“而且,做艺术品行业的人,文科出身很多,对于技术的观念很薄弱,如何综合化自己如何捏合团队会很难,从业者上不去怎么去做改变? ”

  边佳勋对艺术电商也有一些忧虑,“互联网是杀伤性很强的东西,浙江可以线下活几十家拍卖公司,但线上可以一家也没有,弄不好会被通杀。”

  互联网是求效率的,规模是效率的一种,而艺术品又是相对小众的行业,这需要艺术电商找到平衡点。“大众缺乏健康的艺术观和从小的训练,基础还是很薄弱。这也是我想做公众号的出发点,所以我认为艺术素养的普及在互联网上潜力非常大。”边佳勋说。

  另外,业内人士还说,艺术品市场中原本就存在诚信缺失、人浮于事的商业氛围,这在几乎无任何监管及品牌成本的新兴市场来说,表现尤甚。艺术电商目前发展的瓶颈并不在技术和推广,而在于传统艺术品一二级市场过往存在的缺乏监管、涉假、价格不透明等问题在艺术电商市场并无根本好转,因此艺术电商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突破口,也已成为新兴市场自我救赎的关键。

  2014年佳士得共举办了78场网上拍卖活动,而2012年仅有4场。文化部《2014中国艺术品市场年度报告》也显示,去年中国艺术品网上交易额为30亿元,同比增长了67%,艺术品的在线趋势毋庸置疑。不管如何,在“互联网+”热潮兴起的当下,艺术品交易正在衍化出更多的商业形态和模式,艺术品的展销、艺术家的参与、大众审美的普及“触手可及”,随着整个体系的逐步完善,线上内容越来越丰富,艺术品流传无序、价格水分高、真假难辨的问题想必也将一一得到改善。而互联网的开放、自由和低成本,无疑也给年轻艺术家和平民化收藏带来了福音,这也预示着在线艺术品最美好的未来。